鲔言

我也曾徒然向你跋涉一场☔

摸鱼08▽What's tha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晶儿!
快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xx
虽然迟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久久的在门外徘徊。


书里说,女孩遇见了长着狼头的先生。先生着服服帖帖的烫着金丝的正装,系着纯白色的领巾。
埃达斯小姐慢慢翻着这本灰色皮的厚厚的书,书页和热咖啡袅袅的蒸汽一样无始无终。窗户打开着,光线轻飘飘进来,光里上浮下沉的灰尘像住在路灯里的萤火虫。

⋯⋯他昨夜吃光了羔羊。群狼在他身后高嗥,他的牙齿上沾满了血丝和骨头碎屑。火光摇曳着,他心不在焉。他喂饱了肚子,此刻想起他的女孩,她眼中有明亮的花。
⋯⋯他换上人的衣服,把尾巴和爪子藏在布料里,把狼头狼耳露在外边。他翻山越岭找到玫瑰花和女孩的树屋,在她的门前仔细擦亮他抢来的皮鞋,温柔的替她拔掉玫瑰上的刺。他在门外徘徊,树屋很高很高。
⋯⋯女孩穿着裙子打开了门,看见这匹穿着人衣服的陌生的狼。他很想对她笑,却只露出来满嘴的血腥和羊毛。
⋯⋯女孩问,你是不是又不守信,吃了羔羊?
⋯⋯狼不能也不想骗她,只能点头。然后他看见女孩光滑如玉的背,和粗糙起刺的木板门。手套下,他的爪子上还流着血,那是尖利的荆棘和带刺的玫瑰。
⋯⋯夜晚要落下黑幕。他回想起女孩的眼神,玫瑰要蔫在他粗糙的爪掌里。他在森林里流浪,极度饥饿,恍惚间他看见他的女孩抱着软绵绵的羔羊向他走来,面容模糊。
⋯⋯你想不想吃羊?
⋯⋯他回想起女孩的眼神。她的眼神有时像花,有时像月亮,有时像刀剑。她的眼里绽放出来花是很美很美的,他努力了,却穷尽一生也做不到。
⋯⋯他迎着女孩沐浴在光里的幻影跪下。他忽然痛恨自己是狼,天生吃羊的狼,活该一辈子对不起他爱的女孩。他咬着尖利的牙,玫瑰蔫在他粗糙的爪掌里。
⋯⋯然后狼抬起头——

埃达斯小姐读到倒数第二句话的时候,遮住了最后一句话陷入沉思。空气中仿佛还回荡着狼无意识呢喃着的女孩的名字,和玫瑰最后的花香。她仔细聆听,那声音和花香却越来越明显了,她几乎能听见狼在呼喊着的名字——

这时她听到了门外的,一声一声格外清晰的敲门声。

“赫雅⋯⋯”




-给阿晶的迟到的生贺
-古赫。意识流,不知道在写啥
-我差不多是个智障了

评论(1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