鲔言

我也曾徒然向你跋涉一场☔

新年通讯

“不是有保密条例限定不许通话么?”
“一次小小的例行巡航而已。其次,保密条例只会审查通话内容和限制时间,倒是我不确定你明知故问是不是不太友好的表现。”
“我在检查PG-130培养液里代号α物质的比例,之后得处理Ⅲ型基因锁的故障报告,再次还需要准备周会议的拟稿。”
“所以?”
“我的安排很满。您有时间的话不妨补充一下睡眠,精神状态不佳的话对启动时间有负面影响。”
“我们在实行新的编队训练,这次需要实验新的舰载近卫机械组和战术深空探测器,3阿斯加特小时后启动跃迁一级准备。如你可见,我也很忙。”
“我断开通讯了。”
“等等。我刚刚拍了尼福尔海姆星系,给你传过去了。很好看。”
“嗯。”
“从我舰的定位,大约1阿斯加特小时后艾尔西娅就从元星后边转出来了。你那边还得1.5个小时吧。我到时候从外载监控组上截下来给你看看,顺便让你检查一下分辨率。”
“检查分辨率的事情有专人来做。每天每年的艾尔西娅都基本相同,没有哪一天的需要专门经由您的贵手记录下来的。我现在真的很忙,检测到α的比例过高,现在拟将将实验药品召回。回见。”
“少喝霍伊·基捎给你的咖啡,元星产的不必要的杂质太多了;再者过劳也会减少睡眠时间。离1297年也只有一个多阿斯加特小时时间了,我这里可是全阿萨离艾尔西娅最近的地方,你不想看看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的艾尔西娅么?如果不回,我会一直添加通讯请求。”
“停手,我现在收到27条请求了。现在我知道您一定闲到背着手在指挥舱里无所事事来回踱步靠翻看宇宙百科大全打发时光,可拜托,我还有一堆破事要处理。您的跃迁准备呢?”
“我丢给副官和AI们了。跃迁之后这种私人通话就不会再有了,我正好休整一下。现在我说,放下你的那些破事,捧着现在正和我短讯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终端,到随便哪个落地窗,或者有氧平台之前,看着外面。我有话和你说。”
“长话短说,十分钟之后我要回去工作。我现在到休息室了。”
“我忘记要说什么了。你知道,现在我脑子里一大片事……”
“我马上就拉黑你。”
“其实我刚刚想到了,但我决定等明年过完再告诉你。大概是等我们去到一个新的地方的时候吧。那里很冷,连发光恒星都是冷的,但不会下雪。那里只会有红到极致的火光。别走。”
“如果你能在迅速表准意图之后不会再向我提交烦不胜烦的通讯请求,我愿意听你说完。我顺道续一杯咖啡,您请继续。”
“我知道阿萨从最开始走到现在,也会从现在,或者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开始一直走下去。我也知道领导军队、领导舰队、领导米德加尔特以及商都、领导采集塔甚至领导自己,都是阿萨交给我的代表我一生的责任,我知道我离开这些就会变成行尸走肉。但我偶尔也想稍微喘口气,倚着墙或者稍稍坐一会休息一下。我不是机器人,我无法理解机械,我愿意付出一切,但又不想一无所有。你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吧?换而言之,为职责献出一切的时候你会有所保留吗?或者说,考虑过自己吗?”
“我想是你遇到什么与你工作冲突的东西了。像你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工作狂,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可以拖累你。事实上,关于你的提问,我的回答是我不止考虑过自己。作为科学家,我有怀疑宇宙的本能。”
“等到怀疑成熟了,你会付诸实施吗……?”
“当这种信念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会。真理凌驾于一切,它从不屈服任何。”
“你很幸福。”
“你也能。只不过迈出这一步,你比我要困难,你比阿斯加特上的每一个人都困难。说到这里我很好奇,那个牵绊住你的绊脚石是什么?不会是保密条例要屏蔽的东西吧。”
“只是这些年来一直有的一个想法而已。明年的这个时候就会告诉你了,那时候谁也看不见艾尔西娅,但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希望能帮到你。我回去工作了,建议你还是找个地方躺下休息一下,跃迁旅行对谁都不好受。”
“艾尔西娅出现了。我给你传了图像附件过去。比我们要去的星系还好看,我都不想走了。”
“新年快乐,古瑞德·阿特兰蒂斯。收住你的小孩子脾气,算起来你今年应当是280岁了。”
“半个阿斯加特小时之后我将会回复同乐。真希望你现在在我身边,这样我不需要伸出手来打字了。”

“新年快乐,赫雅·埃达斯。夜空里的星星就像烟花一样。艾尔西娅很美,像你的眼睛。”

·一篇不知道发没发过的旧文
·阿特兰蒂斯夫妇难写,真难写
·今天大概会更新一篇新坑
·唉
·一年多没写文了,鱼都凉了

评论(4)

热度(13)